黄有光:狂妄的张五常_网易财经

黄有光:狂妄的张五常_网易财经
Normal 0 7.8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mso-style-name:普通表格;mso-tstyle-rowband-size:0;mso-tstyle-colband-size:0;mso-style-noshow:yes;mso-style-priority:99;mso-style-parent:””;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mso-para-margin:0cm;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mso-pagination:widow-orphan;font-size:10.5pt;mso-bidi-font-size:11.0pt;font-family:等线;mso-ascii-font-family:等线;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mso-fareast-font-family:等线;mso-fareast-theme-font:minor-fareast;mso-hansi-font-family:等线;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mso-font-kerning:1.0pt;}(网易研究局稿件未经同意禁止一切媒体转载,包括友商)网易研究局出品——如何更快乐你快乐吗?如何才能做一个快乐的人?金钱和快乐一定成正比吗?快乐的影响因素有哪些?网易研究局邀请长期从事快乐研究的全球知名华裔经济学家、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特聘讲座教授、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黄有光解读快乐的秘密。NO.022 男人的高竞争性与狂妄:四大狂人的故事:谢灵运、柳亚子、李敖、张五常(二)在上星期的文章,我们讨论过四大狂人的前三位,谢灵运、柳亚子、和李敖。现在写第四位,张五常。有些读者或许不熟悉张五常,他是位中国香港人,也是国际有名的经济学家,在国内应该是很少数最有名的经济学家之一。张五常前面我提过的那三位,我没有和他们见过面,最多在电视上看过。最后一名,是我多次见过面,吃过饭,面对面多次交谈过的张五常。首先,至少在某些重要方面,我是张五常的粉丝。首先,我自认他收集在《卖桔者言》与《中国的前途》这两本书的文章,在内容与文字上,我都自叹不如。几年前,有编者请72位学者谈影响他们人生的书,集合成一本书,书名是《我书架上的神明》(山西人民出版社,2015)。我选了11本,其中,只有张五常一个人有上述两本被我推荐。也可见我对张五常的重视。最近读了他的《多情应笑我:五常散文选》,2013年出版的,可读性也很高。他还是兵乓球选手、摄影家、书法家。显然,张教授是天才一个。不过,另外一方面,据我所知,我也是最强有力,也最多次批评与责问张五常的人, 曾经多次写过像“以张五常之矛,攻张五常之盾,可乎?”的论述。因为,他也有许多须要商榷的观点。例如,在《多情应笑我》这本书里(第63页),他说,“至于那些计算快乐指数的众君子,则要找神经科医生检查一下。”快乐指数虽然有很多困难,但因为快乐是最终极目的,所以不能忽视。(这我们前几星期的一些文章已经有讨论过。)我最后一次对张五常的商榷是发表于2017年8月(《中评周刊》2017-8-25的“经济学的一些正误:向张五常教授请教”)的文章。但我从来没有看到他给我的回应。约二十多年前,他曾经当面对我说(大意是),“我们两人有很大的影响力,最好彼此不要相互指责。”我大致同意他,没有再公开提到他的问题。然而,不久后,我读到他公开数落我的说法。因此,我也没有再节制。张五常自我评价特高,例如《多情应笑我》这本书第247页,张五常说:“对市场现象的解释,没有谁可以跟我比一手,相近的也应该没有吧。”不过,必须承认,在这方面,至少黄有光不能跟张五常比一手,也不相近。我提名张五常狂妄的根据,还包括下面几点。第一,我于1986年底第一次访问香港大学经济系时,他和我两个人吃午餐。提到任何一位经济学者,他都会说出此人怎样不行,好像除了弗里特曼和科斯【据说他崇拜这两人】,没有任何经济学者能够望其项背。第二,我在2003-2009几次访问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期间,和张五常吃过几次饭。有一次,听他说(大意),“亚当·斯密不能比,但马歇尔(Alfred Marshall),有什么贡献可以和我比?”(马歇尔是新古典经济学最主要的集大成者。)我怀疑我听错,问坐我旁边的副院长(时任)李维森(笔名韦森)说张五常是这样说的吗?韦森说是的。约两年后,韦森对我说,张五常最近改口了,他说,“我的《经济解释》一书的贡献,已经超越亚当斯密了!”(大意)。但这我没有从张五常口中直接听到,可能有误传。在2003-2009那几年,郎咸平红遍中国大陆,电视财经频道每星期有一个半小时的“郎咸平闲评”的节目。有一次,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的一个晚餐后,有一位参加者带我们全体约10个人,到他的非常豪华的公寓谈天。大家都在讨论郎咸平。张五常一个人在一个角落,没有参加讨论。忽然,他非常大声地喊叫说“郎咸平有什么了不起!我以前在香港替《信报》写专栏文章,每个字港币25元,我看他连5元都拿不到!” 【那时港币比人民币还大,当时25元,现在大概值差不多100元】我们都非常惊奇。在场一位教授好心对他说,“张老师你和郎咸平不是一个水平的人;你不必跟他比。”张五常才冷静下来。还有一次是张五常自己请我们在上海市中心的一家餐馆吃饭。饭后他带我们全桌人走路约10分钟到他的好像是三层的独立式的带有土地的房子。当然,这房子价值非常高。他带我们进入房子后,自己去读报纸等,整半个多钟头,没有和我们任何一个人说一句话。他的夫人则很有礼貌地招待我们。等到我们要离开时,他夫人让他来送客,他才起来送我们到门口,说几句再见之类的话。张五常除了自己收入非常高,还承继了他妈妈的巨额遗产,总净资产肯定不是以亿计的。他承继遗产后不久,我和我的同事,也是一位国际著名经济学家杨小凯到他在中国香港的也是独立式的房子拜访他。张五常亲口对我们说,“我的兄弟挑战我母亲把财产只给我。但是,当我母亲生病住在医院时,我每天都去看她,但我兄弟很少去看她。我签了一个授权书,对我母亲说,‘你可以用我自己的所有财产。’”我们当时也在外面听说,张五常的兄弟(因为讲英语,不知道是哥哥还是弟弟)对遗产提出法律挑战,也到香港大学发传单,说张五常使用一些手段,使他们的母亲把遗产全部留给他。张五常继续对我们说,“外面传言说我承继的遗产有x亿元【这是一个天文数字,具体数字不记得了】。你们可以算看,根据这个数字,单单利息,每个月就有y亿元【也是一个天文数字】。”张五常没有否认这个传言,也没有确认。最近在网上看到说是两百万,这肯定是笔误,很可能是200亿的笔误。据说,张五常的母亲很有投资眼光,早年在人们逃离香港时,土地价格很低,她买了很多停车位,后来价值连城。我讲这四大狂人的故事,一方面是因为这些故事很精彩,也很真实。一方面也至少可以部分验证男子的竞争性比较强,因而也比较会出现狂妄的人。但更加重要的是,我们可以从这些真实故事中获得一些教训。除了男女之间的差异,人际之间也有很多其他方面的差异,有像张五常和李敖水平的天才,也有更多的凡夫俗子。同样是天才水平的张五常和李敖或其他天才,他们之间也有很大的不同。鲁迅的水平应该不在李敖之下,但没有听说鲁迅狂妄。张五常虽然在观察与解释真实经济方面可能水平很高,但在逻辑推理方面,经常自相矛盾。像柳亚子这么狂妄的,结果未必能够“千秋历史定称翁”! 未必要有过分的虚伪的谦虚,但过分狂妄也不好!对于绝大多数的凡夫俗子,更加要实事求是,未必人人都能够突出,虽然说行行出状元,但状元毕竟是少数。只要能够达到温饱水平,为人正直真诚,能够考虑别人的感受等,也能够快乐。我们以后还要多多讨论。至于我们二十多年前在饭桌上对四大狂人的冠军的投票结果,我先让读者自己也选择投一票,在下星期的文章(大概会讨论:青少年喜欢熬夜的终极解释),我才宣布结果和原因。文献刘慈欣、刘瑜、吴思等编(2015)。《我书架上的神明》,山西人民出版社。黄有光简介:Monash大学荣休教授、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特聘讲座教授、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牛津大学Global Priorities Institute咨询委员。1942年出生于马来西亚。1966年获新加坡南洋大学(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经济学学士学位,1971年获悉尼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1974年至1985年在澳大利亚Monash大学任副教授(Reader),1985-2012年任讲座教授(personal chair), 2013年后成为终身荣誉教授(Emeritus Professor)。于1980年被选为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于1986年被选入Who’s Who in Economics: A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Major Economists 1700-1986的十名澳大利亚学者与全球十名华裔学者之一, 于2007年获得澳大利亚经济学会最高荣誉—杰出学者(Distinguished Fellow)。受邀请于2018年到牛津大学作第一届Atkinson Memorial Lecture。往期回顾:点击进入“如何更快乐”专栏>>网易研究局(微信公号:wyyjj163) 出品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欢迎来稿(投稿邮箱:cehuazu2016@163.com)。移驾微信公号 看这里看不到的内容【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中国版>>【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国际版>>【精彩推荐】黄有光·网易研究局专栏PC版>>【精彩推荐】黄有光·网易研究局专栏客户端版>>#endText .article_bottom{width: 660px;margin: 50px auto 0;}#endText .bottom_title{padding-bottom: 15px;border-bottom: 3px solid #ddd;}#endText .bottom_title h3 a{color: #333;font-weight: normal;font-size: 20px;font-family: “Microsoft Yahei”; text-decoration: none;}#endText .part{ border-bottom: 1px solid #e2e2e2; margin-bottom: 5px; padding-bottom: 10px;}#endText .part.no-border{ border-bottom:0;}#endText .part ul{ margin-top: 30px; float: left; width: 330px;}#endText .part ul li{ font-size: 14px; color: #333; background: url(http://static.ws.126.net/news/2017/3/31/2017033115083911b86.jpg) left center no-repeat; margin-bottom: 20px; padding-left: 10px; font-family: “宋体”; line-height: 15px;}#endText .part ul li a{ color: #333; text-decoration: none;}#endText .part ul li a:hover{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endText .part .img_news{ float: left; margin-left: 50px; margin-top: 25px;}#endText .part .img_news .img_box{ width: 280px; height: 150px; display: block;}#endText .part .img_news .img_box img{ width: 280px; height: 150px;}#endText .part .img_news p{ font-size: 12px; color: #666; text-indent: 0; margin: 0;}#endText .part .img_news p a{ color: #666; text-decoration: none;}#endText .part .img_news p a:hover{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w9 #endText .article_bottom{ width: 600px;}.w9 #endText .part ul{ width: 320px;}.w9 #endText .part .img_news{ margin-left: 30px;}.w9 #endText .part .img_news .img_box{ width: 250px;}.w9 #endText .part .img_news .img_box img{ width: 250px; height: 150px;}网易研究局 田轩:在未来两年甚至更久 经济将长期伴随疫情影响 黄有光:狂妄的张五常 梁建章:李铁的“中国人口过剩论”错在哪里? 刘国恩:反思本次疫情下中国公共卫生和医疗体系 许光建:如何破解直播带货乱象 过去120年全球表现最佳的澳洲市场 也扛不住了 郑世林:建议推动菜市场基础设施建设 王府井获免税牌照不公布?为何它是个例外? 刘元春:美股走向与疫情基本面的背离越来越大 王雍君:为何不支持对人才引进给予个人购房补贴? 麻省理工教授警示:人工智能的最大误区是这个! 为什么买不到口罩?科普:口罩是“高科技”产品 延伸阅读 第21期 | 黄有光:四大狂人的故事(一) 第20期 | 结婚比单身快乐 婚姻不是爱情的坟墓 第19期 | 齐人之福的谬误:男子为何应该克制花心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